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ackson二抗授权|蛋白|细胞因子

西宝生物科研试剂团队服务糖,寡糖,多糖及检测服务和原料供应。Jackson二抗

 
 
 

日志

 
 
关于我

R&D Systems公司细胞生物学,提供优质的蛋白质,抗体,ELISA试剂盒,实验室试剂,细胞因子.包括Novus Biologicals, BiosPacific, Tocris Bioscience, Boston Biochem和Bionostics. Jackson二抗中国授权代理

网易考拉推荐

小说转载《非婚勿扰》章节一 ——我要结婚  

2010-12-22 22:01:19|  分类: 博览群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要结婚 1
  李佳楠再过三天就二十八周岁了,有一个相处了四年的男朋友周子阳,俩人也是经朋友介绍认识的,李佳楠在一广告公司当策划,周子阳是一科技公司的技术主 管,人长的不错,常自诩为哥这不是帅,是英俊,但有次两个人从超市买东西回来,发传单的小女孩儿误以为李佳楠是周子阳的外甥女之后,这“熟男”的外号就一 锤子砸踏实了。

  李佳楠和周子阳都在私企打工,工资加一起也七八千块,这温饱问题解决了,人在精神生活上的需求就开始蠢蠢欲动了,李佳楠整天扪心自问:我是不是该嫁了?
  结婚说起来就是俩字,但做起来可绝不是那么容易,李佳楠想到结婚俩字之后的第一反应就是:钱!

  李佳楠坐在床上一手执笔、一手计算器,边写边念给周子阳听,“婚宴三万、婚纱照五千、婚庆一万五、首饰一万、蜜月一万五……”
  周子阳插嘴问:“蜜月用的了这么多预算么?”
  “我这还没算买新房和家具的钱呢。”

  周子阳放下手中捧着的饭碗,走过来拿起李佳楠写的结婚预算,苦笑着:“结婚……先发昏吧,咱有这么多钱么?”
  李佳楠脸色略显不满,“我这预算多吗?这可都是按照最低的档次标准作的预算了,今年说是金融危机,这酒店平日里都看不见仨俩人吃饭,就指望着婚宴挣钱了,不宰结婚的宰谁?”

  周子阳挠挠头:“佳楠,要不咱俩也别搞什么结婚仪式了,到民政一登记,然后拿着钱出去旅游一圈,现在还流行旅行结婚,既时尚又省钱,多好?”

  李佳楠撇撇嘴角扫了一眼周子阳,“我同不同意是其次,你还是先回家问问你爸你妈,她俩能同意么?”

  一提到自己父母,周子阳的表情有点儿无奈,“估计没戏,他们俩正憋着劲儿要把以前给自己老同志子女随礼的钱都一次捞回来呢。”

  李佳楠低着头,嘴角不屑的微微牵动了两下没做声。

   “那咱俩现在有多少存款?”周子阳突然问,自两个人在一年前同居到现在以来,所有的柴米油盐、房钱水电之类的琐事儿都是李佳楠一手包办,周子阳发了工资 直接往李佳楠怀里一塞,结婚之前工资上交老妈,结婚之后工资上交老婆,反正如今他们俩也打算结婚了,周子阳也不指望自己能抢上掌管家庭经济大权,干脆提早 做了甩手掌柜。

  若不是因为今天算起要结婚的这笔账,周子阳仍旧想不起来问自家存款。

  李佳楠抬头看着周子阳,竖起两根手指比划着,“就两万块。”

  “就这么点儿钱,还办婚礼呢,办葬礼都不够。”周子阳好像泄了气的皮球往床上一趴,“我看咱俩也别费劲了,改天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跟老头老太太们商量商量再说。”

   “对了,你们周家娶媳妇儿,是不是该给买个新房啊?咱不能总租房住吧?”李佳楠说到这个事口气有点儿生硬,她最厌烦的就是周子阳芝麻大点儿个事情都要回 家问他父母,二十八九岁的大男人一点儿主心骨都没有,有时候李佳楠很想不通,周子阳到底是给他自己活着还是给他父母活着。

  周子阳也没正面回答,却是笑着反问句:“那你们家给什么嫁妆?”

  “我爸我妈都是双职工,没你们家有钱。”李佳楠绷着一张小脸,把做好的结婚计划放在自己包里,半晌才淡淡的说:“没钱也肯定会给嫁妆,这点儿你不用担心。”

  周子阳突然凑合过来,一脸笑嘻嘻搂着李佳楠,“亲爱的,要不然你跟我透个底?你父母说过嫁妆的事儿么?”

  李佳楠侧着头白了他一眼,“你问这干嘛?怕回家跟你爸你妈不好交待怎么的?”

  周子阳面色一紧,显然是被李佳楠说中了心事,有点儿尴尬的笑着,“说两句你就又撅嘴,我问问你家给陪送多少嫁妆,这不是也好回家跟他们商量买房的事儿么……不然我不好开口。”

   “这有什么不好开口的啊?你不是他们儿子啊?你爸你妈就是自私,什么都可着自己,你说咱俩在一起之后,他们除了跟你这儿拿过五千块钱买了个按摩椅之外, 给过咱们什么?都是高级知识分子,你爸正教授,你妈马上也要评正教授了,两个人哪个挣的不比咱们俩多啊。”李佳楠有点儿火。

  周子阳也急了,“李佳楠你说什么都行,你别拿我爸我妈说事儿啊,他们都老了,咱们出钱给买个按摩椅有什么不行的,再说了,你第一次见我妈的时候,我妈不还送你条金项链呢么。”

  李佳楠冷笑不吭声,心说那金项链还没两根头发丝粗呢。

  周子阳看气氛有点儿冷场,率先配了笑脸,“行了行了,咱俩跟这儿争什么,这周末你回你家,我回我家,都找父母商量一下,结婚毕竟是大事儿,况且……单凭咱们俩现在的经济状况是结不起这个婚的,唉,啃老吧。”

  ***********

  “不行!”周子阳的母亲王凤琴一口回绝了周子阳,“子阳,虽然咱们家是男方,但现在都是独生子女呀,男方跟女方是没什么区别的,你看你刘姨家当初嫁女儿的时候,不也给买了个一百平的房子?现在男女平等啊,为什么非要咱们家给买房子?”

  “妈!”周子阳皱着眉头央求着,“你也知道佳楠的家庭不富裕,根本买不起房子啊。”

   “那谁让你找个穷的啊?你说你俩人工资每个月八千却一分都剩不下?你逗你妈玩呢啊?都让李佳楠回去填补他爸他妈了,就你脑子笨。”说起这个王凤琴就开始 喋喋不休的数落周子阳,“当初你这些叔叔伯伯给你介绍那么多家庭条件好的你不要,不用说别人,就那个教育局王副局长家的女儿,长的多水灵啊,人也好,工作 也好,家庭更没得挑,你非不干?你要是当初点头同意了,还用得着发愁没钱买房子的事儿么?用么?”

  周子阳当即脸色就沉了下来,“我去倒插门给别人家当姑爷,你们俩脸上有光怎么着?”

  王凤琴用手点着周子阳的脑袋,“你这孩子,怎么跟我说话呢,我说你说的不对吗?”

  周子阳的父亲周山咳嗽两声,“都是陈年烂谷子了,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周山手上拿着一本《悲惨世界》的原文版,绷着一张脸,斜着眼睛看看自己儿子,“哼,你要么就不回家,回家来就跟我们要债,现在年轻人都说结婚后不要孩 子,不要孩子也对,生个孩子就是债主,从小要债要到大,现在有句话叫什么?孩子奴,哼,你说你跑回来墨迹一晚上,到现在也没说出个正题,你这到底是想怎么 着?”

  周子阳低着头不敢看自己的父亲,其实他心里也窝着火,“我想买房结婚。”

  王凤琴朝着周山挤咕眼睛,周山撇 了一眼自己老婆仍旧是一脸的严肃,只是合上书,推推自己的眼镜,随后语气很是生硬的说:“如今北京的房价这么高,我跟你妈从结婚到现在也住的就是学校分的 这个房子,况且我跟你妈也不是当官的,就是个大学穷教书的也没什么本事,这些年我们老两口虽然还有些积蓄,但也不可能都给你买了房子啊,我们俩也有老的那 一天!现在老胳膊老腿的哪儿都疼,万一赶上个病灾的也指望不上你,不得靠我们自己吗?”

  周子阳默不作声,如这近三十年来每次挨父母训 斥一样,只当耳旁风一般的保持沉默,他自记事开始就在听从父母的安排,父母说什么,他做什么,父母安排一步,他走一步,如果有半点儿逾越和违规便立即遭来 两个人一同的训斥,周子阳自幼没挨过一次打,但那无休止的训斥让他感觉自己不如挨顿揍来的痛快。

  而当初,周子阳宣布自己跟李佳楠在一起的时候,他的父母就强力反对,不为别的,门不当户不对,没有共同语言,两个文化背景和家庭背景都不相同的人怎么能有共同语言?

  而周子阳从小到大唯一一次违背父母意愿的也正是这次,他干脆一赌气的搬出去跟李佳楠同居了,而两位老人也是第一次没有强硬到底,默许了两个人的关系,周子阳就像一只出笼的小鸟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自由自在。

  可自由了没几天,周子阳便发现其实自己并未真正的自由,因为他缺的那一条腿绑在了父母这里,那就是亲情和习惯的依赖,无论是大事小情,他似乎已经习惯了先询问父母了。

  可自己父亲现在的冷言冷语让周子阳羞的无地自容,他本想辩驳两句,可一想自己本来就是来找父母讨债要房子的,还提什么以后如何孝顺啊?这种没营养的话周子阳说不出口,他暗自在心底告慰自己,总有一天他会挺直腰板站在父母面前。

  周山眯着眼睛看自己儿子已然又是跟以往一样的不吭声,只好长叹一口气,“房子呢……我们想买也买不起,顶多给你们付首付,其余的月供你们两个就自己还吧。”

   周子依旧只是沉默,待他听到周山说出付首付款的时候,心中都不免落了地,不管怎么说,他跟佳楠也算有个交代了。可还未等周子阳开口说“谢谢爸”呢,王凤 琴立即打断了自己儿子,“子阳,我跟你爸可把养老的钱都拿出来给你了,你们做小辈儿的也不能太奢侈,若是能买个二手房也挺好,省了装修钱……面积最好别超 过四十米,北京房价贵,四十米的房子都要不少钱了,啊?”

  周子阳点头“嗯”了一声,能得到父母这应承,他心里算是放下了如今最沉重的包袱,脸上也露出了笑模样,“我知道了妈,今天挺晚的了,咱们一家三口好久都没在一起吃饭了,要不今儿就出去吃一顿吧?”

  “出去吃?你是大款啊?哼。”周山瞪了周子阳一眼便不再理睬,继续翻开自己的那本《悲惨世界》。

  王凤琴指着自己的老公埋怨,“你这个老头子,就是死拗的脾气!”眼见自己老公拒绝了,王凤琴只能转头跟周子阳说,“这不是新一年的学术研讨会又要开始了嘛,你爸最近在做论文,咱们就不出去吃了。”

  周子阳被撅的灰头土脸,也只好退而求其次,“那我去学校食堂看看还有没有菜了。”

  拎着饭盒出了门,周子阳向学校的食堂走去,周子阳心里最痛恨的就是他吃了有二十七年的食堂饭菜,看见他就想吐,李佳楠煮的方便面都比食堂的红烧肉闻着香……

  周子阳在陪着父母吃了一顿不温不火的饭之后,周山回书房去写论文,王凤琴也要给自己的研究生指导作业,周子阳则灰溜溜的准备回家,他十分厌烦家中的这股清冷的气氛,多一分钟都不想呆。

  走到门口,王凤琴突然拽住周子阳说,“儿子,你爸虽然答应给你们付首付了,但也得让李佳楠家先出嫁妆钱,哪怕先拿到你手里也行,这样我们才能给你们买房子付首期。”

  “妈!你这又是为……”周子阳面露难色。

  “儿子,不是妈有私心,现在的女孩子都没准,今天跟你过日子那温柔的不得了,但要是过不好,那简直就是翻脸不认人,若是咱家先买了房子,她家一分钱不掏,结婚之后要是有一天过不好,分财产的时候那房子就得分给她一半!”王凤琴说的是语重心长,周子阳则是心里冰凉。

  “妈,佳楠她不会……”

  “别跟我说她不会,妈活了这么大岁数了见过的事儿多了,就这么说定了,她家先出嫁妆钱,我们就付房子首付款。”王凤琴没容周子阳再说半句,便推着周子阳出门,“行了,我有学生要来了,你快点儿走吧。”

  听着自家大门关闭的声响,周子阳忽然痛恨自己,周子阳啊周子阳,你怎么就这么没出息呢?你为什么就不能成为个有钱人呢?回家啃老你不要脸啊你!

  外面下起了雪,周子阳就这样一路走着,一路想着……

我要结婚 2
  李佳楠啃着苹果倚着厨房的门口看着宋惠凡在刷碗,宋惠凡一边刷碗嘴上一边唠叨,“哼,这养闺女就是白养,养大了也是伺候人家,瞧瞧,好不容易回家吃一顿饭连碗你都不刷,你个小白眼儿狼。”

  “不是我不刷,是你抢着不让我刷啊,嘻嘻,妈,我知道,您这不是你心疼我嘛!”李佳楠一边嚼着苹果一边笑嘻嘻的说。

  “唉,你跟周子阳结婚我不反对,但他们家首先得拿出点儿姿态吧?毕竟是他们周家娶媳妇儿,这要是搁过去起码还得先下聘礼呢!虽然咱家也不是什么富贵人家,但最起码他家得给你们置办个住的地儿吧?总不能结婚还在外租房子住啊。”

  眼见李佳楠不吭声,宋惠凡转头瞟了她一眼,嘴角微微一撇,“不是我说,就你未来那公公婆婆,哼,哪个都不是好相处的人,那眼睛恨不能都长到头顶上,太势利!”

  李佳楠使劲儿的啃了一口苹果,其实心里也有抱怨,但她不想让父母跟着操心也就没发牢骚,只是说了一句略有点儿赌气的话:“反正我只跟周子阳过日子,我又不跟他们过。”

  “你想跟人家过,人家也得要你啊?其实不在一起过也好,省得你受气。”宋惠凡语气生硬,“要不是看子阳这孩子还不错,这亲家我还真不愿意结,咱是个工人,人家是大学教授,压根就不是一路人!”

   “工人怎么了?咱们又不缺鼻子少眼睛的,再说了,大学教授又不是万能的,你让他妈下厨房烙个韭菜盒子试试?还真不是我瞧不起他妈,那跟您是没得比,我听 子阳说,他们家从来就没起过火做饭,平时全都吃食堂,他妈只会煮方便面。”李佳楠一想到每次被周子阳拉着回他家,吃的就是那学校食堂的饭菜她就感觉恶心。

   听自己女儿这么一说,宋惠凡倒是让她给逗乐了,“行啦,这别的我也不唠叨了,你决定结婚我跟你爸不反对,嫁妆钱也早就预备下了,咱家虽然没什么钱,但就 你这么一个孩子,不能让那周子阳他家看扁了。周子阳家给买房子,我们就给你们添补家电家具,给你们置办屋内的,要是还能省下钱就留着给你俩将来生孩子 用。”

  “我还是孩子呢。”李佳楠不以为意的说。

  宋惠凡扭头看着李佳楠,“不过佳楠,这事儿妈得先跟你说好了,这前提得是周子阳他们家先给你们买房子,妈才能把置办嫁妆的钱给你。”

  “为什么啊?”李佳楠瞪俩眼睛问。

  “为什么?你傻啊?没房子没保障啊,你是个女孩儿,万一有天过不好的,起码那房子你有一半啊!不然有那么一天,你还能把我们给你置办的家电家具往回搬啊?那东西是掉价的,房子才是保值的,别看妈是个工人没文化,但这点上可比你明白。”

  宋惠凡摘掉围裙擦擦手进屋,“不是妈咒你过不好日子,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压根就不拿婚姻当回事儿,离婚都跟吃饭似的,说翻脸就翻脸实在是不让人放心,你是女孩儿,将来万一过不好最吃亏的就是你,所以这个事情妈很坚定,必须让他们家先给买房子!”

   “你这个老婆子不是我说你,你就不能有话好好说,非得说这最丧气的,那过不好要半个房子有什么用啊?!”一直坐在客厅看报纸抽烟的李父李大友不禁笑着插 了一句嘴,但马上就遭到了宋惠凡的反击,“我怎么丧气了?我这说的才是真的呢,凡是都要先打算在前面,难道等到时候哭啊?半个房子那也是佳楠应得的,现在 不都讲权益么?这是咱佳楠应该维……维护的权益,再说了老头子,这不咱俩早就商量好的么,这时候你倒在你闺女面前装起好人了!”

  “行 行行,我不跟你争,呵呵呵,佳楠啊,你妈虽然说的话是糙,但还是有点儿道理的,不管什么时候你都要为自己打算,要给自己留条后路,可不能一条道摸到黑,特 别是你们年轻人的婚姻,实在是……多的我也不说了,你结婚的钱我跟你妈都备下了,等子阳家买了房子咱立马就去买家电家具,全都买最好的,咱绝不能让他家人 瞧不起,最主要也是不能亏着你,啊?”李大友说话还咳嗽两声,李佳楠赶紧给他倒杯水。

  “爸,你气管炎又犯了啊?”李佳楠赶紧拿来药,李大友忙喝水服下,“老毛病啦,一到冬天就犯,没事儿。”

   “也不去医院看看,彻底的查查啊,都说了多少次了怎么就是不听呢?讳疾忌医可不是好习惯啊!”李佳楠顺嘴埋怨着看自己父亲,可余光一睹,看到宋惠凡那欲 言又止的憔悴,李佳楠心里立刻明白了,这哪是父亲讳疾忌医啊?这是父母不舍得吃、不舍得穿,现在连医院都不去,为的就是给自己攒嫁妆好风风光光的嫁人…… 李佳楠心里一股酸楚涌上心头,眼眶有点儿发红,“爸……您别舍不得钱啊。”

  “哎,哎。”李大友笑着答应,可这瞬间的冷场让这本是祥和温馨的气氛突然的尴尬起来。

  “行了行了,别跟这儿杵着了,赶紧回你自己的小家吧,也免得太晚了让周子阳惦记,我唠叨了一晚上也都是为了你好,你结婚过的好了,我跟你爸也就省了大心了!”宋惠凡催促着。

  李佳楠不情不愿的穿上衣服,“我还没呆够呢,你怎么还带撵人的啊。”

  “这没良心的孩子,谁撵你啦?这不是怕天黑你一个人回家晚了不安全吗?”宋惠凡悉心的替李佳楠围着围巾,“咱可说好了啊?周子阳家必须先给你们把房子的事儿解决了,结婚和没结婚绝对是不一样的,等你结了婚再想提条件可没那么容易了,听妈的,没错,啊?”

  李佳楠应承的点点头。

  “唉,这大晚上的周子阳也没说来接你,真是的……要不然让你爸送你回去?”宋惠凡看着外面阴沉的天,心里有点儿埋怨。

  “他可能还没回家呢,我爸身体也不好就不用我爸送了,我一个人没事儿。”

  “那你可自己小心啊!”宋惠凡不放心的一直看着李佳楠出了门,才轻轻的把门关上。

  走出单元门口,李佳楠忽然发现天空飘起了细小的雪花,洋洋洒洒甚是好看,但空气中却多了一丝清冷,李佳楠拽拽衣领,心下不免埋怨道,这该死的周子阳也不说来接我?下雪路上人少还真有点儿害怕。

  李佳楠还没走出两步,忽然从墙边上蹿出一人来,她吓的刚要大喊,却发现这人是周子阳!

  “哎哟,你吓死我了你!”李佳楠拍着胸口,但脸上却露出了美滋滋的笑,柔声的问:“你怎么来了?也不打个电话。”

  周子阳挠挠头,“天太晚我不放心你一个人,我正准备打电话呢你就下来了。”周子阳其实本是打算和父母出去吃一顿好好聊聊的,但谁知提前就被撵出来了,他很想快点儿见到李佳楠。

  李佳楠羞答答的踮起脚用双手为周子阳暖着耳朵,轻声的说,“你真好。”

  周子阳一笑,使劲儿搓搓自己的手,然后牵着李佳楠的手揣进自己的棉袄兜里,“咱回家吧。”

  天气虽冷,但李佳楠的心里却是异常的温暖,周子阳为人低调,不喜张扬,也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但李佳楠就喜欢他这股子默默的体贴,没有过多的言语却有着无限的温情,这种男人才最适合当老公。

   今夜只有轻轻的微风,吹拂着那零星飘落的雪花慢悠悠的在天空中游走,不自觉的飘来荡去,掉落在脸上只感觉如丝一般的清凉,随后化作一滴几乎不见的雪水消 逝而去,街上的行人格外的少,只有偶尔与他们擦身而过的路人急匆匆的赶路,可李佳楠和周子阳今日却都没有坐车回家的意思,就这样慢慢的往家的方向走去,天 虽有些寒,但两个人的心里都暖滋滋的。

  “咱们的事儿跟你父母说了么?他们怎么说的?”李佳楠侧着头看着周子阳。。

  “佳楠……”周子阳想起晚上在自己父母家说的那些话有些不知如何开口。“我妈今天已经答应帮咱们首付房款了,我心想反正就咱俩住也用不着买太大的,对了,你说咱们直接买个二手房好不好?还省着装修了?”

  “首付?”李佳楠的面色有点儿不悦,“首付几成啊?干嘛要买二手房啊?现在二手房跟新房价格没什么区别啊,临了咱还住个旧的。”

   周子阳心里叹气,嘴上说:“二手房不省着装修了么?装修浪费钱不说,还浪费时间,你看咱俩谁能有时间看着工人装修?要是直接外包给装修公司那就太贵了, 再说,现在的涂料虽然是有国家严格控制的,但新房装修完就搬进去住还是对人身体不好,若是买二手房倒是省了这个担心了。”

  “那也得买个两室一厅吧?要不然将来有孩子了,孩子睡哪儿?”李佳楠嘟嘟着小嘴,侧着脸看周子阳。

  周子阳搂着她,凑在李佳楠的耳朵边上甜蜜的刮了一下她的脸,“将来有孩子再说有孩子的嘛,反正现在就我们俩住,有个四十米左右的也就够了。”

  李佳楠忽然停下脚步站在原地看着周子阳,“周子阳,今天你妈你爸到底说什么了?有什么话直说就好,何必在这里故意的哄着我?看你那一脸的心虚。”

  周子阳赶紧上前抓着她的手,“你看你又多心,我爸我妈真没说什么,都主动要求给咱们付个首期买房了,我琢磨着反正咱们也能自己还得起贷款何必让老人操太多的心?大不了咱们贷款时限长一点儿不也行么?”

  李佳楠盯盯的看着周子阳的脸,“行啊,那让你妈掏钱吧,马上买房子。”

  “那……你今天跟你父母都怎么谈的?”周子阳抓着李佳楠的手继续往前走。

  “我妈说了,给新房置办家电家具。”李佳楠没好气的说。

  “佳楠……我看这买东西的事儿还是咱们俩人跑,别让老人们跟着转悠了,一来是他们的身体不好,再说他们跟咱们的喜好不一样,到时候再因为意见不合耽误工夫就很没必要了,你说呢?”

  李佳楠直截了当的问,“你的意思是让我爸妈掏钱咱们自己买?”

  周子阳立即点头,“这样也行啊。”

  “那先让你妈给咱把房子买了呗,否则怎么往房子内添家具?”

  “那你父母能不能先把钱给咱……”

  “周子阳你过分了!”李佳楠隐忍的这一路终于爆发了。

  周子阳低着头狡辩,“我怎么过分了?”

   “我说你今儿怎么这么好心的来接我呢?原来你跟这儿等着我呢,我问你,这是谁家娶媳妇?有你们家这么干的么?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爸你妈那点儿心思,他们 今天肯定说让我们家先掏钱垫着底,他们才肯掏钱买房子对不对?”李佳楠火气一上来有股咄咄逼人劲儿,可周子阳显然一副被戳穿了心事的模样,“不是,你又多 心,我今天真是害怕你一个人回家不安全才来接你的。”

  “周子阳,我跟你在一起四年多了,我还不知道你什么样?你看你这一脸心虚的德 性,我现在就告诉你,你们家要是不先买房子,这婚我就不结了!你摸着自己的良心问问,你爸你妈这么做对么?我们家怎么着?我们家穷,我们家不是大学教授, 不是住着高教公寓,没有享受国家高级津贴待遇的国家教育骨干,但我们家也不是穷要饭的,我李佳楠也不会骗你那半个房子!”

  “佳楠,你别总说话这么刻薄啊,怎么说着就急啊!我爸我妈真没那个意思,你这个人就总不把事情往好处想。”周子阳也有些恼火。

  “我还冤枉你了怎么着?”李佳楠一脸怨气的看着周子阳,“我不问你别的,你就说这婚结不结?”

  “结。”

  “房子买不买?”

  “买!”

   猛的,周子阳的话没说完,脸色忽然一沉,突然在大街上开始猛抽自己大嘴巴,而且边抽边喊:“要怪你就怪我,谁让我没本事挣钱给你买房子!没本事让你吃好 的穿好的!没本事让你享福,还得回家啃老,怪我,怪我……”周子阳一句一个嘴巴,抽的“啪啪”直响,他今天积压了一晚上的抑郁终于在这个时候爆发了,周子 阳感到心里着实的憋屈,特想仰天大喊,特想朝天痛哭,只可惜,他是个男人,他要忍着,而这种积郁便转换成如今这种自虐的方式。

  李佳楠一看周子阳突然发狂,立刻的上前拦着他,“你干嘛呀子阳!你疯了啊你,这大马路上的……”

  “佳楠……”周子阳猛的一把抱住李佳楠,“佳楠……对不起,我答应你的事儿没办成,对不起!都是我没用,可我是真的爱你,我真的想跟你结婚……都是我没用!”周子阳心里的憋闷在这一刻发泄而出……

  李佳楠看着他那一脸的愧疚和近似于歇斯底里的疯狂,她自己的眼泪也禁不住的掉下来,搂着周子阳开始哭,“你这是干什么啊你!这也不能都怪你,不能都怪你……”

  “佳楠,我是真的爱你,真的……你相信我,将来我一定能让你幸福!”周子阳的声音哽咽,紧紧的抱着李佳楠不肯松手。

  李佳楠伸手擦了擦眼泪,任周子阳抱着,“子阳……靠咱们自己也一样能行的,肯定能行的,不就是结婚么,不就是钱么,总能有办法的,啊?”李佳楠就受不了周子阳这般的痛苦,她本是坚定的心此刻又软了,如今说的这话面子上是宽慰周子阳,可她似乎也是在说给自己。

  天空中的雪花逐渐的大了起来,不大一会儿,路上就撒上了一层白,而李佳楠跟周子阳就这样的抱着也顾不得冷,李佳楠心底说不出的五味繁杂,结婚,本不就应该是一件高兴的事儿么?可为何自从决定结婚之后,心里总是沉甸甸的?

  评论这张
 
阅读(10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